实践理想生活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» 酒文化 » 品鉴物语 » 父亲与酒

父亲与酒

2015-08-11 14:39:54 点击数:

 

 

父亲喜欢酒,是众人皆知的,年幼时,父亲常在家里请客,我坐在他膝上,听他吆五喝六的喊媒,输媒时他会用力把一杯酒“刺溜”喝进肚子里,赢了媒,他通常会用筷子沾上酒让我尝,每次我都呛得红眉毛绿眼睛地哭着找妈妈,当妈妈责备他时,他总是辩解“熏陶熏陶”。而下次,他依然如故。

 

父亲酒德极好,无论喝多少酒,也不曾失礼,更不曾恶语伤人,对财物也是看的很紧,记得一个雨夜,父亲去一个同事家喝酒,我和妈妈躺在床上看电视,院子里传来嘿嘿的笑声,我对妈妈说:“好像俺爸回来了,”开门一看,父亲扛着他的自行车站在门口,让妈妈心疼得不得了。

 

多年后,提及这件事,妈妈还是难以释怀,因为那次,父亲扛着自行车在雨夜里走了三四里路。

 

父亲喝了酒,也是家里很快乐的时候,学文学的他常把话说颠倒,他会指着自己的帽子叫我“欣,把我袜子脱了”。还会摸着自己的手指甲,叫我妈给他剪脚指甲。每每这个时候,我们这个清贫的小院会传出一阵阵的欢笑声。

 

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,父亲常喝的酒是沱牌大曲和鹿邑大曲。有一次,父亲的一个学生当兵回乡探亲,送他一瓶好酒,父亲烧了一桌子菜,叫了好几个同事一同饮酒,父亲一边教我吟诵《逍遥游》“盖一所安乐窝,上有琴棋书画,下有渔读耕樵。闲来了,河边钓,闷来了,把琴敲。吃一杯杜康酒,醉乐陶陶。”一边半闭着眼睛,陶醉于美酒。我的文学启蒙和饮酒文化就来自于父亲的“熏陶熏陶”,这也为我后来从事酒行业打下了基础。

 

现在,父亲想喝什么酒就喝什么酒,我也理解了老人一生喝酒的快乐,是的,在温情的午后,温一壶老酒,一家人其乐融融喝上一杯,还有什么比这更开心的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