实践理想生活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» 酒文化 » 品鉴物语 » 家,只是一瓶酒的距离

家,只是一瓶酒的距离

2015-07-14 15:21:00 点击数:

 

今年37岁,大学毕业后,便一直在郑州这座城市从事着专业对口的律师行业,而父亲和母亲都在信阳老家。细细想来,除了结婚和女儿出生,基本上只是每年春年回家一次。 

2010年我买下了人生中第一辆爱车,从此便过上了有车一族的生活,隔三差五回家的次数也多了。可能是遗传的原因,我生性喜欢喝酒,但因为经常开车而不能喝酒。 

前一段,我最好的朋友小磊送了我两瓶酒,说是自己酒窖收藏的。因为我经常跑业务,便一直放在后备箱里。刚好上周末是父亲生日,我便带着妻子和女儿回老家看望父母。 

乡间的路虽然很窄,但是车很少,一眼望去,满是青草绿树,心也跟着静了下来。刚到村口,女儿就跳着尖叫着说看到爷爷了,父亲悠闲的坐在板凳上抽烟,看到车子便站起来跟我们摆手......一切都是按照之前的场景走,一切都是那么熟悉。

“阿斌回来了~”,父亲进门便吆喝着,母亲从厨房跑出来,笑着对父亲骂道,“我在灶台忙前忙后,你也不来帮忙,阿斌回来了也是来看我的”,然后就跟我问东问西一大堆,接着让我去客厅坐,待会准备吃饭。妻子和女儿在厨房给母亲打下手,我和父亲便在客厅闲聊。


 

父亲很喜欢喝酒,每天中午和晚上都会喝上一点。开饭的时候,突然想到车里还有两瓶酒,父亲听说我带回了好酒也是欢喜的合不拢嘴,吵着说咱爷儿俩今儿好好喝点。一开瓶,便酒香四溢。父亲连忙追着问我这是什么酒,我尴尬的说小磊送的,我也不太清楚。正在纳闷父亲怎么突然这么急切,只见父亲喝了一杯,便神秘兮兮跟我说,“你不知道,但是我知道。”随后边喝边聊才得知,原来父亲和这个酒有一段不解之缘。

父亲接着说,我的爷爷二十岁便参军,经历过长征,当年红军四渡赤水时候,我爷爷因伤退伍,在茅台镇待了十几年,父亲的童年也在茅台度过。“茅台酒曾经救过你爷爷的命,也救过我的命”,“几十年没喝到这么正宗的味道”。我肃然起敬,没想到眼前的这瓶酒,竟然让父亲如此动容。父亲越喝越开心,给我讲了很多年轻时候的故事,平时沉默稳重的父亲像是变了个人似的,频频给我倒酒。

猛然间发觉,我对父亲的了解真是少之又少,父亲心里装下的还有多少我不知道的事情?每天忙得不可开交,挣点小钱却累死累活,家族的传承一无所有...在父亲面前,我像个小孩子,除了聆听和感悟,竟没有任何能做的。

突然看到瓶底有一个二维码,惊异之余便拿起手机扫描,跳出来一段视频,是小磊发来的。“叔,我是小磊,最近工作很忙,不能亲自给您祝寿,知道您喜欢喝酒,所以将这瓶会说话的酒给了阿斌,也给您一个惊喜,祝您身体健康,万事如意。”父亲被眼前的视频惊呆了,我也潸然泪下。这么多年,每次回家都是匆匆忙忙。因为开车,从来没敢跟父亲坐下来喝一场酒,听听他的心里话,我真是一个不称职的儿子。

我借口去趟卫生间,给小磊通了个电话,感谢之余,得知这是酒金会年轮茅酒,瓶底的二维码可以将视频语音信息定制在里面,送的不仅仅是礼品,更是真情。

我心里暗下决定,今晚不走了,好好陪父亲坐坐...

后来,我也定了一窖会说话的酒,成为酒金会的会员,不只是家族传承,而是为被我忽视的人准备的。回去的时候,我要陪父亲喝;回不去的时候,我要将我的生活视频定制给他。

我懂了,爸妈想知道的,就是我的生活状态,我与家的距离,仅仅是一瓶酒,开车永远到不了。